罗振宇先生在跨年演讲分享了齐泽克《事件》中的一句话,「事件,就是某种超出了原因的结果。」我去搜索了一下这本书,意外发现齐泽克和我所喜欢的诗人萨拉蒙一样,都来自【斯洛文尼亚】。

“如果你想造艘船,不要老催人去采木,忙着分配工作和发号施令。而是要激起他们对浩瀚无垠的大海的向往。”

让我们泰然自若,与自己的时代狭路相逢。——莎士比亚

「人类迈出邓巴数以后就得接受新的社会秩序。」这句带给了我很多启发: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你,和同一圈层的人可以平等对话。而所处一个更大的环境,就要说一些共识的观点,讲一些废话。真知灼见往往尖锐,而环境越大,立场不兼容的情况越严重,无法迎合听众,不利于传播。「多样性的认知收缩在邓巴数以内相对安全。」一些话题就只能在一个狭窄的范围里讨论。而容易传播的往往都是容易共情,引发共鸣的话题。传播依赖情绪,而不是理性思考。


「你永远不能理解一种语言,除非你至少理解两种语言。—-英国作家杰弗里·威廉斯」正如,【一个人无法同时拥有青春和对青春的感受。】

也许宇宙中最反直觉的真理是,你给别人的越多,你得到的也越多。——凯文·凯利。我很喜欢这句话,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希望自己能够践行。

我们对别人产生兴趣的时候,恰好是别人对我们产生兴趣的时候。——贺拉斯

「他跳入深渊,他安全返回,他品尝到了生命。」武志红先生一个阶段的墓志铭。这句话曾经带给我启发,并且支撑着我度过一些艰难时光。比如:迷茫的大学时光以及刚刚参加工作的日子。

诗人们总是把天气也当成私事,他们总是把自己的情感贴到没有情感的东西上。——塞林格《九故事》

Some people feel the rain, others just get wet. ——Bob Dylan

尊严的表现方式有很多,也有深浅之分。核心就是不放任对自己的掌握。人想退步,想往下走是非常容易的,只要不收紧就会流下去,这就是字面意义上的“下流”,说一个人下流,不就是说他没有尊严吗?从众不一定下流,但下流一定是从众的。——贾行家《文化参考》这段话非常重,但是刻得又很真实。在我信马由缰、一意孤行、偏执的时候就是放任了对自己的掌握。因此我损失非常惨重的。所谓「下流」。

“只有被救赎的人才能保有一个完整的、可以援引的过去。”–瓦尔特•本雅明。我喜欢这句话,我一直希望自己能够得到救赎。

语言的边界就是世界的边界。——维特根斯坦。高考结束以后,我和邓世旋说了不少话,她跟我讲,我能说出一些心里话,知道怎么把自己的想的组织起来,让她明白。但她就不会。都一个毕业的高中生了,连说话表达都不会,邓子真差劲!!!

To a man with a hammer, everything looks like a nail.——Mark Twain. 手里只有一把锤子,看什么都像钉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