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下一些不切实际的愿望,以及一些现实的愿望。

希望在2022年1月,知乎好物就能有一笔收入。

希望有一天我能雇佣古翼来给我敲代码。

2022年一定会早睡早起,保证健康规律的作息,多运动。

看罗振宇先生的跨年直播。今天,由于疫情原因他在成都面对一万两千个空的座位演讲。

上次看刘润先生《进化的力量》直播,就感觉实在厉害。一个人在舞台上将ppt,不看稿子,说上好几个小时,实在是牛。

「流水也许会绕路,但绝不回头。」

远离抱怨,远离负能量。

一想到自己要离职,还没有找到下一份刚走,整个人都是绷起来的。张力一下子产生了。

古翼,我好想你啊。 古翼,我真他妈想你啊。

我心里怅然若失的寂落感。开始对未来担忧。

2022年,我希望自己还能留在广东,并且有自己的收入来源。我还希望自己能把今年买的书都看完,然后打通一些我认为可以的闭环,完成原始势能的积累,找到自己的方向。

比起在当下这个企业里,做自己一点不喜欢的工作,莫不如早早溜掉吧。

好想邓世旋啊。 一切都向我涌来,而我只能向自己寻求力量。

受制于流量的日子真的好难过。只是没有流量,就更别提可能有转化了。引流真是一件好难的事情啊。

自从用上搜狗输入法,已经打了2.9万个字。昨天打了8000个字。真是写了好多废话。我努力写字,先有量,再有质的提升。等我的稿子可以卖钱,也需要积累很久的时间了。

只是写字这件事情不能停下来。

听Caoz先生讲罗振宇老师的跨年演讲:不能讲对政府不利的;合作伙伴感到满意;迎合掌握话语权的年轻人。

压迫感非常大,非常强。我隐隐知道自己离职是一个错误的选择,但是我选择这样,就是鲶鱼效应。我试着在生活里给自己制造危机,逼迫自己成长。我不知道这样是否是对的,而且好坏需要等到几个月以后才能判断。 我需要为自己押上赌注了。 虽然这样,我还是想推自己一把,让自己掉到坑里去,置之死地而后生。没有深渊的回望,我怎么可能成长呢?

这是我的思路,我的选择。我要勇敢地去执行,然后重新站起来面对。

天一。2022年1月1日。凌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