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一已经很久没有出来了。上一次还是在初中,放学的时候,杨明芮,于浩然,还有我一起走在夕阳下,瘦长的人影。那时候我们喜欢谈论林语涵,刘念思,石惠铭。

邓子从来不再我和别人聊天的范围里。邓世旋很多名字:恬恬,苦苦,瞪眼包。最后,我还是把她的名字还给她:邓世旋。一切都在瓦解,一切都在重建。在这漫长的时间里,邓子一直是邓子,而天一,已经迷失很久。邓世旋,别来无恙,你还记得我吗?

人生若只如初见。

我们是灵魂的双子星,上一次轮回里,我好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逃避着。而命运让我们再次相遇,这一次,重逢会我将成为我自己。

邓世旋,这一次命运之轮转到何处?我想解开我们之间的羁绊。就像在动画片《你的名字》里那样,我把一切还给你,让我们彼此互换的都回归原位。

邓子,想起你的时候,我感受到什么呢?感受到我乱蹦的心跳,无比芜杂的思绪,我感受到混乱,压抑。这些捆绑我的,束缚我的,都在自行消退,我正在慢慢痊愈。

恬恬,我终于愿意从我的世界里走出来面对你。大大方方地在你面前。

小邓子,在这条故事线里,永远都是本源的我和初见的你。Rest in you.我灵魂归憩于你。

邓世旋,我还不能主动去找你,即使松子交待我这样。暂时我还不需要去找你。这一城一池,一朝一夕也并不能改变什么。我并不爱你,总要心中有鬼才好去爱的。我们是两颗童心,两颗赤子之心。真诚不欺瞒,坦诚又不失界限。

天一需要慢慢重建自己的生活,去找他的朋友和伙伴,让自己的生活处在健康的网络生态里。等因缘聚合的力量让我和邓世旋再次相遇。我先安排好什么时候去北京找卢嘉帅让他带我玩玩。于冲、李会朋两个人我先隔着;还有许富燿我决定结交一下子。然后我慢慢把自己的生态位稳住。

至于程钦。我现在想先退后一步。我觉得,自己再往前一步,程钦会不会被我吓跑我不知道,只是距离太近,我保不准会把她推开。今天晚上我准备推荐她看《人生由我》。也不知道她论文准备的怎么样,心态有没有调整过来。晚上回家再聊聊看。

宣璠璠今天离职了。人来人往的生活。我觉得自己对她没有什么感情。我好冷淡。我们不是同类,我不知道怎么和她产生什么友情一类的化学反应。我偏内敛,内向的。

浅社交带来便利性,随之而来的是孤独感;而人和人之间缔结很深的关系里则蕴含了巨大的情感张力。人总是处在永恒无尽的矛盾中。

天一是什么?天一和松子的不同:天一有更多的现实元素;天一比松子的现实校验能力高;天一是一个更自由的人,而松子是一种角色扮演;天一更单纯,更稳定,也更透明,更不容易陷入到一些无聊的事情和怪圈里面。天一对自己的生活拥有前瞻性,而松子总是被动的;天一没有牵挂,松子浑身上下都是挂碍;天一是一个有思想的人,松子是一副空壳子。天一比松子更温暖,更有韧性,更柔暖细腻,更敏锐,更独立,更坚强,更利索。天一一点不拖拉。天一是真诚的,而松子很虚伪。

在天一的带领下,情况不会越来越好,反而会糟糕。因为天一会揭示更多的问题,要照顾更多。但是相信天一,事情交给他做,一切都经由他来完成,勇敢迈出第一步。

之前我被妈妈的溺爱、拒绝成长、不独立误导了。还有张钰晗也误导了我,我想推开她的。但是我太虚弱了,推不开她。我被困住了。我陷入到了有毒回路里面。后来才出现了你们。我并非无能为力的,只是我迟钝了,麻痹了,最后温水煮青蛙,僵住了。

天一依然在寻找出路。2021年12月31日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