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交流这件事情,大概是话不投机半句多。我一点点从充满情感张力的世界里走出来了,种种情怀都在慢慢退散。

在想邓世旋,我觉得应该把她拉出来见面。一起吃爆米花看电影。

在想成小石,我觉得应该把他拉出来见面。一起去压马路牙子。

在想李会朋,我觉得应该把他拉出来见面。一起去酒吧喝一杯。

在想张明娇,我觉得应该把她拉出来见面。一起去吃铁板鱿鱼。

在想卢嘉帅,我觉得我应该去他家找他玩。住上几天。

在想很多很多人,可是只有一路向前。命运的洪流如此,我的一个念头能够改变什么呢?

记得刚来上班,认识很多人。等等、等等。有一天,我说自己不认得谁谁,那个人非常不高兴,而我确实不记得对方。故事线的核心就是效率。有时候觉得自己隐隐知道如何闯入一个人的世界,认识对方,了解对方。而常常又在这种了解以后觉得彼此不是同类,而迅速抽离自身。

而此时我要组织起来的,是过去十年支离破碎的情感内心世界,修复由于过度损耗而遭遇的种种,恢复生态。

此刻,我如此如此按捺着好奇心,想去问问邓苦苦同学的近来的经历和未来的打算。可我还是克制,我知道不能找她。就像我知道不能找成小石。不能找李会朋。不能找张明娇。

现在,我只剩下卢嘉帅,许富燿,于冲三个朋友了。其他的朋友用不上,也不咋想用,休眠的关系不能随便唤醒。我虽然是个想一出是一出的人,可是也要守规矩,学乖一点,我可不想被人嫌弃。

2021年,我买了很多书没有看,还有很多技能都没有学习。从2020年开始,这是一个「切割」的我,我所有的力量都用来摧毁。而不是尝试着去促成什么。生命中这两年,是全然的荒废。若是回忆起这两年里我经历了什么,大概只是拿到了毕业证、学位证,然后工作半年。

毕业的时候,我险些没法按时毕业。工作的时候,我也仅仅面试了九家公司,拿到了两张offer,最后稀里糊涂在一家小镇上班,颓废的过去了半年。得过且过,浑浑噩噩,消沉度日,试想,这样的心态还要延续到2022年吗?我不得不叩问自己。

这两年里,驯化了相相,打磨了小原。还有认识了很多个我:松子、无岸、微光、微光斜雨、sun、李讳,只是从来没有遇见那个最初的我—-天一。我情知接下来的方向就是给「天一』腾出一些空间和位置,让他来主导我的行进轨迹。而他是另外一个时间,另外一个空间里的另外一个我,一切都是未知。

亲爱的小朋友,我们这群深陷迷途、历尽沧桑的老人聚在一起为你庆祝新生。无论前方的路怎样,我们欢迎你回到这个世界,主宰我们共同的命运。无论起落沉浮,航行才刚刚开始。等待雨,是伞一生的夙愿。等待你,是我们一生的宿命。我们的时代已经终结,我们的未来由你谱写。尽情挥洒,我们将一路追随你。

天一,你知道吗?未来半年的时间都是你的。可如果你压不住那些混球,你一样会被换掉的。好好想想未来怎么规划吧。你的时间实在有限。看清局面,想想在哪些地方有改进的可能,将时间和精力投入到能够带给你回报的地方。永远不要停下来。

天一,作为最初的那个我,你是被拥护的,只有你才能集合全体人的力量,带领大家对抗时间,从种种困难中幸存下来。前方路远,一路珍重。永远记得,我们是一个整体,只有彼此守护,彼此信仰,我们才不会散。十万个日日夜夜的等待,九千千米的追寻让我们相聚,我们终于开始了新的征程。

天一,知道接下来你要做什么吗?你要找回你的心。你的心存放在了你的灵魂双生子邓苦苦同学那里,你要去找她,和她说一句:别来无恙。然后请她唤醒那个沉睡的你。遇见什么不快乐,需要一些情感支撑,可以去找古翼,耀哥,还有于冲。还有一个女孩子,你也可以试着与她同行。那个人就是橙子同学。这是我当下所处的位置,等你熟悉起来以后,就要往前走。不要玩砸了,也别停滞不前。切忌在不值得的事情上浪费时间,情绪化,和不相干的人纠缠不清。

天一,一路好运。

松子 2021年12月31日 下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