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和部门两位都在恋爱中的同事聊天,我问他们怎么追女孩子,他们回答说,聊天。如果这个女孩子愿意和你聊天,不应付你,那么这段感情大抵是可能的;反之要是不冷不热,那就没戏。

昨天又去找橙子同学聊天,有一搭没一搭聊着不轻不重的话。我也不觉得我在哄她,更多的,我好像是照镜子一样。在她身上,我看见了妈妈年轻时候的样子。那个和我二舅妈一样的女孩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和我妈妈一样的女孩子。

我和妈妈的感情是复杂的。爸爸每次看我和妈妈吵架,都告诉我要让着妈妈点,但他从来都不理解妈妈是怎样的。在我眼里,妈妈是一个小女孩,走过半生依然是个天真单纯的小女孩,只是在很多事情面前的不成长,不独立让她成了一个巨婴。

我内心最极端的情感都来自妈妈,对她爱恨参半,以至于自己让自己处在了水深火热的位置。只是我总想着让自己对她的爱多一点,我知道我注定这样选择。

橙子同学和妈妈有一样的偏执,一样的倔强,一样的坚强。一样让我心生怜爱。哪怕我对妈妈恨得咬牙切齿,我一样会低到尘土里,听听她的声音,陪她一起面对黑暗。即使她从来不领情,可是没有我给她回一口气,她真的不会调动任何资源来帮助自己。即使我会因此非常痛苦。

医者仁心,我想很多心理医生在帮助来访者疏导的过程一样要大量消耗自己。对我来说,我只是把妈妈的痛苦揽到自己身上,帮她消化罢了。这个过程很难受。

昨天橙子同学和我说的那些,我就觉察到,我们之间的经历书写的就是和我相关的我的故事,我的命运。之前我同她倾吐的那些,她给我的安慰,她的一些看法,对我丝毫没有实质上的启发。可是,有一个女孩子愿意倾听我,回应我,我就领受这份情意。

橙子和妈妈一样不信任任何人,自己给自己鼓劲坚持。而我用了十年的时间才走进妈妈的世界,带着她一点点走出来,这其中的艰难不可描述。和妈妈不一样的是,橙子是个少女,我很喜欢她,我们之间有交情。可我也再清楚不过,离开了这条故事线,我们之间的纽带就失去价值。

我手上有什么牌,怎么玩,选择实在有限。时间稍纵即逝。

和耀哥这两天说了很多。我还想把宣璠璠介绍给他认识,他现在正在安徽出差,今天返乡还途经马鞍山。他和黎彬相仿的年纪,耀哥是耀哥,而黎彬只是工作上认识的人。

对程钦的渴望都来自我和妈妈之间的关系,稀松平常的聊天帮助我渐渐了解到她的心性。而十年里我对妈妈呕心沥血她才慢慢活过来。我不愿意回到这条故事线里。

我更喜欢和古翼,和邓苦苦之间,和二舅妈,和彬哥,和敏敏姐一家人之间的故事线。

我知道不可能改变一个人,只能一点点带去影响,然后在潜移默化中改变。我试着提醒自己,不要尝试着去打动程钦的心,告诉自己知难而退。趁着还没有陷到里面,早早离开。我也担心,和程钦之间就这么耗着,好像重新上一次和张钰晗之间的关系一样。而还有一种声音告诉我任这种喜欢寂静生长,等到开出花来。

我仍然身处慢慢认识自己的过程中。就像我知道,在程钦自己第一人称的视角里,她意识不到自己的局限;而对我来说也是一样。倘若我离开这条线,回到我自己的故事里,这一切就不再拥有解开的机会了,人生里能由着自己任性的时间匆匆流逝。

「我偏要勉强!」

我觉得自己开始愿意去看看程钦是怎样的人了。我感到时间相连。

影片《卧虎藏龙》里说:「无论你最终的选择为何,一定要真诚地面对自己。」

李讳 2021年12月31日 中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