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水长流,做一条欢乐的小溪。

每天早上起来都伴随更多的茫然,对未来不确定性的担忧以及对于过去消沉颓废生活的不解。可想而知,如果不是遇见一些人,做出一些改变,这些劣势和短板都将持续下去。在内心得到抚慰以后,理智正野蛮生长。

有种声音已经隐隐告诉我,如不崛起,将在这腐败泥沼中沉沦度日,转瞬就是青春的终点。

妈妈,你知道吗?什么事情你考虑的不周全,这不算什么。可是有人为你操心,你不领情也就罢了,你还要怪别人,瞎搅和,最后不光辜负了别人的情意,还添了那么多麻烦。你做什么事,说什么话,都不想推动着事情往好的一面发展。别人带着你,这是付出,可你偏偏要挡害,坏事。我不理解为什么这样,一个正常的人不应当这样,一位母亲也不该这样。你怎么不肯睁眼看看你把我害成什么样子,父亲被你拖累成什么样子,你为这个家带来了多少不幸?

我从来都不敢正视你,我害怕回家。见到你黯淡茫然混乱的双眼我感到刺痛,我感到恐惧。一个人但凡心中存有些许善念,怎么会如何恶毒,这样对待至亲呢?我不愿意失望,我不愿意伤心。我只希望我已经心死了,这样我就不会如此矛盾挣扎纠结,如此疼痛了。

试想,如果我没有稳住心性,我选用粗暴的方式快刀斩乱麻解决这些问题,事情又将朝着怎样的局面发展呢?一个女人,一位母亲,怎么可以用这样的方式诅咒自己的孩子终生背负着自己这个沉重的包袱呢?我感受到深渊的回望,过往幽暗不可知,未来困局不能测。

可我已经不再有时间停下来思考这一切。我荒废了太多太多。我不再拥有继续做一只鸵鸟的权利。这也许是一件好事,人如果不在压迫之下,在被逼无奈之下,根本不会成长。善于自我驱动的人终究是少数。

葡萄牙诗人卡蒙斯为『罗卡角』写道:陆地在此结束,海洋由此延伸。对我来说,纠结挣扎的日子什么时候走到尽头呢?种一棵树最好的时间是在十年前,其次就是当下。

我如此如此厌倦了自己这么拧巴。我痛恨自己不去为自己争取机会,我心灰意冷,黯然神伤。我无法忍受自己对不合情理的人和事无动于衷。一个有良知的人不该这样,一个有思考的人不该这样,一个尊重边界感的人不该这样。

命运流转。初中、高中、大学,我历尽沧桑,穿越十年浩劫。

微光斜雨 2021年12月30日 早上。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