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和爷爷聊天,定下了离职的日期。内心非常轻松愉快,晚上睡不着觉。

0点27分,我冷不丁给古翼发了一条消息,他当即就回了。我转身去刷小视频,过了半个小时才发现。又找他聊,随便说几句,就到一点。问卢嘉帅他怎么那么晚,他跟我讲今天加班。北京这个城市的张力就是这么大。

古翼年纪比我大一岁,是我的知己好友。他认识现在的这个我,小朋友的那个我也很喜欢他。他是一个文笔流畅,很有逻辑感,上进心的男生。他带给我很多正面积极的影响。

一个话题,如果能引起广泛的共鸣,那么这个话题就是弱智的话题。

「努力修行的人注定战胜不了享受修行的人。」

世界上最珍贵的问候,莫过于一句「别来无恙」。

从小石的朋友圈转了一些北方雪景的照片看。小石是我的高中同学,个子不高,戴一副眼镜,方方的男生。

前些天里的文字迸溅着激情,而今热潮退去,我不那么渴念橙子同学了。可是,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踏实安稳的感觉。我空悬的心好像有了归属。

没有再联系邓世旋。我知道她考研结束算是一种解放。可是我们已经是不同生活节奏,不同状态里的人了。

下班以后去虎门公园,感觉很开心。一个人走走很快乐。我想了一下谈恋爱的过程:先从大概上了解一个人,有一个人的轮廓,然后慢慢接触,认识,可以先从朋友做起,然后了解,最后突破界限,正式交往。然后考虑未来,认真起来。要选择和怎样的人度过一生呢?和一个能够彼此促进成长,协同进化的人。一起走。

妈妈在我身上寻找意义感,是我给了她机会。如果我不给她机会,她一样能过得很好。大学的时候,她还很希望我能带几个同学、哥们儿去我们家。本质上,不是我主动提出的,我主动要求的,都是她想要控制我。我心里发寒,我觉得很悲哀。

人生既然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也不在意这一时的一城一池的得失。也许当下放在一个更为漫长的时间尺度上来看,这些都不重要。我感觉到时间和精力都太宝贵了。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人生也是这样。不要丧失敏锐,不要贪图安逸。

想起橙子同学的时候不再像以前那样乱蹦了。内心开始变得温和。我觉得自己好像不再是一座孤岛了。

隐约觉得,当我不再选择逃避,而开始正视和面对的时候,我就已经开始成长了。

我不知道,我不确信,自己是否在情感上只是对橙子同学单纯索取,而她在给予和供养。我不知道。橙子同学是怎样的人,那不是我能评说的。我只要单纯喜欢她就好了。但我要思考自己是怎样的。经由橙子同学,倒映出了怎样的我。

橙子,2021年遇见你,我感到幸福。

微光斜雨2021年12月30日 凌晨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