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草碧如丝,秦桑低绿枝。

我想到了在《大话西游之大圣娶亲》里,紫霞仙子问至尊宝,「这段姻缘是上天安排的,你说我怕不怕?」,孙悟空,回答说,「上天安排的最大嘛!」

只是作为我自己,实在没办法舔着脸去问橙子同学,怎么追女孩子。

我感觉我不太对劲。我脑子不太灵光,我情感也很迟钝。

我喜欢程钦,那程钦就是我喜欢的女孩子。对于喜欢的女孩子,反正就无论怎样都要追到。


和李会朋说了好多,他跟我讲,其实交女朋友这件事情无所谓的。多处几个,就知道不过是两个人在一起罢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他还跟跟我说,女朋友最好找可以天天见面的—-我好难理解,天天见面岂不是要烦死?我以为自己有自己的生活,偶尔觉得有个念想就很好了。

李会朋还跟我说,追女孩子,要让她依赖你,成天追着,有存在感,就会被喜欢。

在这方面,他很有经验,也不急躁,很沉得住气。我完全不懂的领域,我的知识盲区。


我只觉得,认识程钦已经是几个世纪以前的事情了。这个时候的我和那个时候的我已经完全是两个人了。

可惜了。我没有爱人的能量。我依然心力交瘁,十分虚弱。


不愿意再记得一些很久以前的人了。不愿意让那些事情在记忆里轮回了。我想划开界限,就从当下开始吧。

一想到曾经那么久,我把程钦当做我的唯一。我觉得她是我唯一的光,我都感到心碎。不知道是心疼自己、觉得这样太可悲了,还是被程钦善良温柔地对待觉得程钦太好了。

卡夫卡写道:「诸神累了,老鹰累了,伤口在倦怠中愈合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