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脑海里总是充满了一些自贬的话,有很多冷嘲热讽让我痛苦。我觉得自己是一个太小气,太经不起折腾,太无知的人了。

我的日记里也大多是些牢骚的、没有意义的废话。但是我乐意。我总觉得,即使是相同的话,换了另外一种方式表达,也有新意。不求新意,但求心意。

我脑海里吗都是别人的声音,别人的看法,我自己的感受被掩埋了。我觉得我应该告诉自己:遵从你内心的感觉,追随你的心。

什么事情,你觉得正是火热的时候,其实已经开始慢慢退去了。这就是信息差。哪怕是同一时期的人,也隔了好几个时代。

广东,绝不同于广西,也不同于黑龙江。我还想起了当时高中毕业择校,城市>学校>专业。现在想来是对的,即使工作,可能也一样,城市>公司>行业。

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最近才开始慢慢明白深情。小孩子最不懂深情了,他们只应该接触有逻辑的东西,或者单纯的东西。

我开始质疑自己了。我觉得这样为人处世,让我十分难堪,我不知道也难以理解自己为什么这样。I feel your disconnect emotion. 我感觉你的魂儿就要飘走了。

我想起周例会上,陈碧绿说,需要喝水。我就明白喝水对人的重要性了。我开始慢慢能看见这个流动的世界里。虽然我充满了情绪。

从学校毕业走向工作岗位也已经六个月了。其实我也在慢慢成长。比如,我开始慢慢有自我的意识了。我开始慢慢能感受到自己了。这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世界啊?

多深呼吸,多喝水,保持运动量。保持规律的作息。保证充分的睡眠。追随你自己的心,相信你自己的感觉。

时间和精力实在有限,即使充分利用,你能做的事情依然少之又少。有什么理由不珍惜呢?

被领导骂,可能也是一件好事。毕竟,领导愿意骂你。世道人情,都是恩。真正为你好的人,可能不是给你鱼,简单了事的人,而是授你以渔,愿意花时间带你的人。难啊。

每天一大堆毫无意义,毫无价值的文字,居然开始能让我感受到热量了。覆盖我的,是妈妈的幽影,我要慢慢走出去。

想起来四月份歇斯底里的对张钰晗说:谢谢你廉价的安慰和鼓励,我不接受。我做了正确的选择,却痛苦不堪。

妈妈,我被你害得太惨了。我的心被你生生撕掉了一块。我还不知道如何自我保护。我需要花费多久时间才能走出你的阴影啊。我心里丝毫没数。我不知道那个阴影居然就是你。我丝毫没有防备。妈妈,被你这样对待,从始至终,我都是受害者。我被你坑苦咯。

太多太多太多的负能量了。如此如此如此地难以消解。我的心病何止侵害到了我的思维,我的躯体,已经影响了我的生命轨迹,我的人生历程。妈妈,这是我生为你的孩子所必须遭受的吗?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我在纠结什么呢?是什么让我选择懈怠呢?是什么让我变得如此迟钝呢?妈妈,你究竟以为了我好的名义做了多少伤害我的事情呢?我施咒于你,我质问你,控诉你。你不再能以母亲的身份控制我,强硬地逼我妥协,就范。你做了多少见不得光的事情啊,你说了多少蠢话。我压抑了多少不满和愤怒。妈妈,这是你身为一位母亲应该做的吗?你真的对自己,对孩子负责吗?

我仿佛看见我这一生摆在我面前。横陈于眼前的是时间。受伤的自我和真实,委屈,不甘,都一点点呈现出来。

死并非生的对立面,而是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村上春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