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初写给Fenng的三条留言。到现在看,发现自己成长不少。内心状态更稳定,对自己也渐渐有控制能力,算是熬过来。回顾的时候感觉很温暖,收获很多力量。这些时间留下的痕迹可以当做路标用。我会继续向前推进,好的东西也会慢慢积累。2022年的路标写在了高少星的地盘,等到2023年的时候大概也可以回顾一下。之前因为太在意章鱼,没法将她客体化空耗太多时间和精力,这部分进度虽然赶出来,可还是慢几步。不过人总是要向前看的,等时间尺度拉得再长一些,这些也都无关紧要。

我:
——————-
Fenng大,你好。我就想向你倾诉一下。

我这样一条自由自在的小鱼儿,比较随遇而安,还没有什么憧憬,愿望。唯一害怕的就是被妈妈那条水蛭附在身上,被吸干了血,抽取了灵魂,只剩下一副躯壳。

我真的好想像燕赤霞那样封印千年树妖啊,像哈利波特那样驱散摄魂怪啊,像钢铁侠那样让灭霸化成灰儿啊。 但我善良的本性,让我想 像千寻那样,带着无脸男走一遭 让他找个归宿呀。

你说,我这么想是不是贱了巴嚓的。

Fenng:
—————————
最好直接上天,地球上留不下你。

我:
—————————
Fenng大,你好。我还很想和你说说话,希望能再得到一个机会,看看您和大家的视角。

我是那个说妈妈是水蛭的男生。这么说话很不好听,爸爸和姥姥都提醒过我。而对于当事人的妈妈是服气的。

爸爸和姥姥 对妈妈依着、顺着,滋养和助长了妈妈一副怨天尤人、自怨自艾、不知好赖、窝里横的里脾气。还自我感动说,宅心仁厚,性格好,友善和包容。这让妈妈总是一副孩童的模样,都难以好好做人,更别提记得自己是一位母亲。

在小的时候,我总是无端的遭受妈妈惹是生非,制造矛盾、冲突,莫名其妙的整出点儿幺蛾子。 我总是躲着她,避着她,可还是难免和她的接触。 一靠近她,我就感到混乱、紧张、压抑,沉重、冰冷,在她面前,我不知所措,不知如何是好。我身上的热乎气儿,生气儿,就都散掉了。 她乖戾的性格,对我有深远的影响。

我仿佛一个在黑暗和光明之间徘徊的人。我有一颗黑暗的心,渴望着我心光明。我永远都在小心翼翼、颤颤巍巍地把握着某种边界、分寸、尺度上的完整和平衡。 我如此的惶恐、不安,充满了挣扎,在裂隙中苟延残喘,苟且偷生。 恐惧于受到妈妈潜移默化的改变,被侵蚀得面目全非。

我今年已经22岁了,即将步入社会,离开保护、陪伴我、给我温暖的一所末流211大学。我觉得自己一片茫然。虽然我缺乏勇气和力量,但我仍然要继续前进。

然后看到@ dived 说「努力赚钱 跟着马斯克上火星 谁都吸不到你了」 这两天我在看《人生由我》,马斯克妈妈的自传,感受到了很多有生机活力的东西。谢谢你。

然后我还想附言一句,就是不太想说,想憋在肚子里的话。

附言:这些都是我的情感垃圾,但我就是想找个人说一下。我觉得Fenng大是充满温情的人,又是头脑清醒的人。我好喜欢Fenng大,我就很想和你说。

然后Fenng大,要是你看到这里的话,还要谢谢Fenng大的收听。 谢谢大家的关注和启发。

Fenng:
——————————–
你的情感垃圾,要找个人说,想到了我。

所以,我是情感垃圾桶?

自己的生活自己过。

我:
———————————-

Fenng大,我是那个写附言的讨厌的家伙。是我破坏了氛围,我很抱歉,对不起。就是 我向你提问的时候,突然想起来想起来在和菜头的一篇文字,说,《反思树洞》。www.shu0.net。谢谢你对我的警醒,要做一个心理独立的人。

然后,你开这个杂货铺,你还好吗,你开心吗?在给予别人希望的时候,也要注意保护自己啊。别被过度消耗了啊。

然后还有 谢谢@Elsker,让我意识到内心的小思绪不是情感垃圾,而是珍贵的情感,无论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情感,都值得被友善,耐心的对待。

然后 我还想弱弱地问一句 Fenng大,是不是我把自己珍贵的情感说成情感垃圾 ,你为我感到痛心和惋惜呀 就是你很心疼我啊,才反问:「我是情感垃圾桶?」的。

然后我想贴一下这篇在得到专栏的《反思树洞》,就想分享一下子。

在许多年前,我在互联网上做过一个公益项目,叫做“ 树洞”,www.shu0.net。现在这个网站早已经不复存在了,只有人会偶尔提及,并且感叹说“菜头你应该继续开下去的”。可是,说这话的人并没有真的去操作过这个项目,哪怕只是一天时间。否则,他们大概不会提出这样的请求。

树洞的运作方式很简单:我公布自己的邮箱,请人们把心里想说但是无法告诉亲友的话写信告诉我,然后我选择其中一些信件,抹去具体时间地点人物发布出来,大家可以跟帖聊聊自己的看法。我的想法是“ 让最小的声音也让人听见”,这就像是对着一个树洞倾诉,然后树叶在风中用沙沙声向路人讲述,所以起名叫做“树洞”。

主持树洞的那段时期,是我在互联网上迄今为止最为黑暗的时光。几乎没有一封电子邮件是让人高兴的,都充满了愤恨、懊悔、焦躁、悲伤等等负面情绪。这样的信件每天都有,少则几封,多则几十封。而我需要打开每一封去看,它们和刑事案件的卷宗一样,都可以见证人性中阴暗的一面,唯一的区别是树洞来信里没有谋杀和伤害。

对于那些写信的人来说,写完电子邮件,按下“发送”键的一瞬间,就得到了某种意义的解脱。他们确知这封信会被一个叫“和菜头”的人收到,而且有机会刊发出来,让更多人看见。被人知悉而不是自己孤零零地承受,会让人感觉好很多。对于那些看树洞的人来说,每次看到一篇悲惨人生的邮件,就会感慨一次自己的幸运。曾经难于忍受的现在,和别人的遭遇相比,也变得可以接受了,甚至还会产生某种优越感。于是,双方会在留言里相互问候,给出建议和安慰,有时候甚至因为观点不同而争吵起来。

少有人问:菜头,你还好吗?

人们再次来信只会因为两件事情:

1.责问我为什么没有发表他们的来信,就像是我欠了他什么东西一样。

2.要求我删除发布的来信,因为担心亲友“会看出来”,仿佛我的树洞不是一个小众项目,而是对全社会进行广播似的。

在那么多信件里,我只收过有限的几封是问我:菜头,你每天看那么多这样的信件,你还好吗?

我很不好。

上网那么多年,只有两件事情对我的既有观念造成了巨大的冲击。一次是卖松茸,一次就是开树洞。当我阅读了上千封来信之后,运营树洞两年之后,我终于认识到自己办了一件错事。因为就这些信件来看,人们并没有他们想象中那么痛苦,同时,人们之间并不彼此相亲相爱。超过90%的所谓“痛苦”,100%出于两个原因:

1、追逐欲望而产生的痴愚和迷乱;

2、自我认知障碍而产生的落差。

我一度想多找一点共性的问题予以刊发,这样对更多读者有意义。但我很快发现,不是共性的问题太少,而是共性的问题太多。来来去去就那么几个问题:我痛苦怎么办?我迷茫怎么办?我没有人生方向怎么办?我失恋了怎么办?我找不到对象怎么办?我想离婚怎么办……我得承认,这些痛苦的确应该算作是一种痛苦,因为身处其中的人的确在承受煎熬。但在另外一方面,所有这些痛苦都源于相同的问题:欲望太强而行动力太弱,情感太茂盛而思考太稀疏。

想泡范冰冰没有任何问题,这起码是一个健康而明确的个人欲望。但什么都没做却嚷嚷自己感到痛苦怪得谁来?太多人只喜欢空喊“我要”、“我想”,甚至都不肯做一个很小的转换,把“我想”、“我要”的干嚎变成“如何才能”的命题。想泡范冰冰大可以把她的照片设为手机壁纸,然后扔进满满一浴缸水里,那就泡上了。或者,转换为“如何才能泡上范冰冰”的命题,找到第一个答案:当李晨的经纪人。于是,问题再次转换为“如何才能当上李晨的经纪人”。这么一路问下去、转换下去,即便是再遥远的目标,也可以变为一个只需要向前踏上一步就可以完成的小成就,而所有的小成就最后铺平前往目的地的道路。

一小步都没有走,只能说明一个人并不尊重自己的欲望。即便从最世俗的角度出发,衡量一个人是否能够有所成就,我从来只有两个标准:

1、是否尊重自己的欲望;

2、是否捍卫自己的审美。

不能为之望付出任何代价,做出任何努力的欲望,就不成其为一个真正的欲望。甚至都不应该张开嘴言说,放在心里默默意淫就好了。一个人连续说十年“等我有钱了就出国旅游”,这个人其实不会去旅游的,有钱了也不会,这就不是他的欲望,因为攒一年钱也可以去一次暹粒了。他真实的欲望是在朋友圈刷出国旅行让人艳羡,重点在艳羡而不是旅行。而在他看来,艳羡的前提是有钱。所以,拥有多到人人艳羡程度的钱,他自己也不知道会是哪一天。

那么,请接着痛苦吧,那是他应得的。

另一类痛苦源自高看自己。比如一类经典问题:我想结婚但是女朋友家要求买一套婚房,父母把所有积蓄都拿出来了也不够我该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分手然后继续打飞机呗。不成要我去找女方父母谈谈,彻底改变他们的看法?

想结婚和能结婚是两个概念,不是说到了22岁发育完毕有个对象就应该结婚。没有这种应该,因为支撑一个家庭运行需要许多条件,物质条件是其中重要的基础之一。有人愿意不管不顾就想和你结婚,是一回事。想要得到双方父母的祝福,同时顺道弄点赞助,那是另外一回事。达不到对方的结婚要求,那就想办法达到。实在达不到的话,说明并不具备结婚的条件,那就得直面这个事实。

如果一个人极喜欢一只鸟,想在家里养上一只。但是,这只鸟每天必须吃一万块钱的饲料才能存活保持毛色鲜亮,任何智商正常的人都会做出正确的选择。为什么换到婚姻上,许多人就想不明白这个道理,觉得自己一定要得到才是对的呢?支付不起婚姻的代价,那么就不应该享受婚姻和家庭,这不是很简单的事情么?在这世间,没有谁如此聪明,如此可爱,如此重要,以至于必须达成他的心愿上天才会满意。

事实上,上天已经赐人间以淘宝,那里有飞机杯卖。

在这90%所谓的“痛苦”之外,只有剩余的10%的确是一种痛苦——个人无法独自面对,也无法解决的难题。但是,随着时光流逝,问题自身要么自然消解,要么人们找到了解决的方法,要么人们实现了和自己和解。在许多年后,我还不断收到来信,告诉我当年困扰他们的问题已经过去了,他们付出了许多代价,但最终还是走到了阳光之下。

所以,当我在今天重新反思树洞这个项目,发现它并没有多少意义。能找到出路的人总能找到出路,哼哼唧唧躺在地上的人也总还躺在那里。我所做的一切,对于90%来信的人毫无帮助,他们在留言里找到了安慰,反而因此更加难于摆脱现状。而对于那10%的人来说,真正起作用的是伟大的时间,和他们自身的努力。树洞存在的唯一价值,是在多年以后作为一个见证,目睹这一路上的辛苦,对昨天的自己说一声再见。

我最终关闭了树洞,在彻底失去它的那一刻,我浑身轻松。

#禅定时刻

所有的道路都是正确的,所有的道路也都是错误的,所以,重点在你得清醒地知道自己正在走

Fenng:
———————-

恩。

//留言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话语里带着钩子,根本就没有得到回复的意愿,只是想找一个好的倾诉对象。我想和你说,我希望你知道,仅此而已。时过境迁,世事总不尽如人意。但回看的时候,结果大抵是好的。2022也有很多事情要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