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整体的时间秩序是乱的,但是我要关注的是近期的。

我还会花点时间把橙子同学忘掉。但是不会像忘记章鱼那样花费那么多时间。我和章鱼04、05年的时候就认识,可是橙子呢,21年才认识。她带给我的感受,是和章鱼绝交以后扭曲变形的我感受到的,而不是自由舒展的我感受到的。我不会相信那些感受。虽然很无情,但是没办法。我不喜欢,也不爱。我是个没心的家伙。我的心在17年的时候寄放在我的灵魂双生子邓苦苦同学那里。

之前我所有的理解都是错的。我以为点位是最重要的。但是不。点位不重要,趋势才重要。

位置是死的,固定的;趋势才是活的,流动的。

人不是死的,人是活的。

我还是要做人的。

我不得不承认和接受,高位、地位不重要;上行、下降的趋势才重要。

我只能顺着我的想法,我的感受往前走,逆着的话我实在做不到

1 个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