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今天是姥姥的生日。他们一大家子聚在一起很热闹,喜庆。我大概明白为什么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因为姥姥还在,所以有团聚;姥姥不在,那就是下一辈人的故事。姥姥是一个心宽的老人,有福气。

橙子同学教给我什么呢?我为自己的开心、快乐负责,我为自己的幸福负责。如果我不开心、不快乐、不幸福,我就向自己问责。

我经历了一系列匪夷所思的事情,我精神状态十分糟糕,为解决这些情况我收集到许多线索,需要得出建设性结论。追根溯源,是因为我和我自己之间的割裂。

我和我自己之间隔着一个妈妈,很多时候,很多决定都是妈妈做的。她控制了我。她并不是不好,只是没有意识。她对我很好,但是她没有意识到对我的那些好,不单单对我没有益处,反而有害。她越是付出和投入,就越帮越乱。所以我常常怀疑她是有意搅局还是无心之过。

她有时带给我意外之喜,有时差劲得令我错愕。她带给我的惊喜我并不需要,她的过失我也不愿意原谅。我需要一个行为可以预期的人,我需要一个靠谱的人,我需要信得过的人。妈妈这样一个反复横跳、时好时坏的家伙,很让我心累。她主意正的时候坚守自己也好,主意歪的时候一意孤行也罢;那些都是她自己的选择。但是,和她之间成为一种共同体的关系,荣辱与共就让我痛苦不堪。她对自己选择带来的后果并不由她一个人承担这点没有意识。她没有意识到她伤害的人,在她手上漏掉的事情,她是负责不起的。而她的选择是我行我素,让别人为她犯下的错误付出代价。

妈妈没有意识到自己有多差劲。我不单单不希望她对我好,她只要把注意力从我身上移开,不给我添麻烦我就谢天谢地了。可是她不放过我,坚持从我身上挖取价值,以此标榜自己是一个好的母亲。

我和我自己之间的关系就是这样被妈妈生生阻断的。妈妈以爱我、为我好的名义操纵我、控制我很多年。于是我歇斯底里,我痛苦不堪,我丧心病狂。这一切罪魁祸首是妈妈,而她还在为此洋洋自得,志得意满。

她有她的生长环境,有她的成长经历,有她内心的百转千回,但是这一切不该由我负责,不该由我承担。可是她将这些都发写道我身上,要我对她感同身受。她抓取我的心,吸食我的灵魂,让我六神无主,失魂落魄。最后还要攻击我,贬损我,显示自己的优越。这是妈妈带给我的,我对此毫无防备。

等我意识到自己处在这样的消耗性的关系里时,已经过去很多年。我到了绝境。我没有希望了,我厌倦了。我觉得活着没有意思了。

想起妈妈的时候,我感受到阴森森的恐怖和冰冷。她和正常人不一样,人和人之间的热乎儿可以来回流动。妈妈会把我身上的热乎气儿都耗干,她吸食我的生命力。所以我才感受到冤魂索命,厉鬼缠身。我讨厌那个家,在家里我觉得妈妈在向我讨债。她生养了一个孩子,自认为投入付出很多。所以我要负担起两个灵魂的重量往前走。

妈妈不像爸爸一样明白,亲代对子代的爱是单向的,这样才有一个未来。她只会玩那些巫术。她活得不开心、不幸福是应该的。我不觉得这样的人应当感受到快乐。如果世界被这样的人主导,那将是一个多么悲惨的世界。

可惜我觉得自己懂这些的时候太晚了。不过橙子安慰我说,我还很年轻。橙子就是这样一个成熟和童心并存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