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记得《权力的游戏》里三眼乌鸦的一句:Mostly I live in the past. 意味着我所向往的,橙子已经陪我走过了。至于下一步怎么走,我想不出来。我只是看客和观众。这种体验非常奇妙。

摘一句arlmy的妙语连珠:被牵扯的精力是越来越多的,应研究如何断开牵扯。

再摘一句:总是只顾感同,很少留意身受。

我已经离不开橙子。可是我和这个人之间不能挨得太近,要留有喘息的空间;也不许离得太远,脱离我的视野范围。我觉得这种离不开,是对于她存在于我生命的接纳和承认。我否认好多人。

橙子说,她所追求的,是自己的幸福。也是希望我明白的。她改变了我,让我不那么拘束,不那么紧绷。她带给我勇气,帮助我重拾信心。

我的人生故事并不是由我书写的,我也不知道如何编排。更多的,我只是扮演一个凑热闹的角色。

我在这阴诡地狱呆久了,扑向我的魑魅魍魉都少了。都知道不自讨没趣。

知识就是力量,无知比知识更有力量。无需反思的虔诚、笃信,带领起万众一心的行动。

我和爸爸之间还有一段缘分。终有一天,我的无知会被他的有知全部覆盖掉的。

橙子说的话我都信。每一句我都记在心上。我单纯觉得生气蓬勃。我是追随者。

橙子说的话我都质疑。每一句我都细细琢磨。我越是想越觉得精致。

我喜欢橙子,我更喜欢我自己。我好喜欢我自己呀,居然有这么好的运气遇见橙子。

今天过年只有两个人。一个铁子去广州了,他的姐姐生小宝宝,他说过几天来聚。我和另一个人一起的时候觉得不太合适。俺和这哥们不搭。我觉得现在我和谁处都别扭。我需要被孤独晾一会儿。

一些人和事情我不太想提,我的注意力不在这上面。强行转移到上面是违心的。我真的不关心,我真的不感兴趣。

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我还想到妈妈。我感受到她,觉得她的出生是不被祝福的,不被欢迎的。我深深地感到她自卑,她渴望融入。可是她做不到。

妈妈拉低了我的起点,我被妈妈硬生生拖下去了。现在想来,我脸皮也非常厚,我相当自恋。我觉得很好,这是我的优点。

以后看见谁用『普信』这个字眼,我觉得可以tag一下,“语感差劲而不自知的人”。『普信』真是恶毒的词汇。恶毒而不自知的人其实更可怕。我心里感觉发寒。

早上起来的时候,我突然想起2017年的冬天,是饺子硬生生把我从地狱里面托上来的,然后邓子陪我度过了春天。夏天的时候我和云一家人在一起,秋天遇见了学姐。2018年冬天,姥爷去世,我像落叶一样飘了三年。现在我又刚刚从暗无天日的地下爬出来,我依然在尘土里挣扎着。

橙子说,她不理解无岸。摆渡没有尽头,永远都在漂泊。

橙子说,我对妈妈不再有那么深的怨恨了。现在我只会怪自己,我被自己坑惨咯,我把自己害惨咯。

是的,当我感受我自己的时候,我只有无穷无极的悲伤。所以我需要橙子。

今年没有和家人团聚是一件好事。我的精神,我的思维,我的内心都开始不那么混乱。为了我自己,以后也应当避开他们。甚至于,我和爸爸之间那么要好,我也只喜欢作为我伙伴的爸爸,不喜欢作为我父亲的爸爸。

非常感伤,无可消解。死亡是可怕的,但是死亡不会消失,而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感伤也不好,我也没办法放下,且作为我的一部分与之长久相处吧。

我只是想试着认识我自己,对自己的理解多一点。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