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我开始诛自己的心了。比如,我知道负能量也是能量,我不愿意发泄。那样会损耗不少。

去年差不多也是这个时候,网上有一个氛围挺好的小圈子。人们以提问的形式和开圈子的人说点什么,然后主理人凭借自己的阅历和见识回复点什么。但是内容并不好。主理人是很好的人,也能分享很好的东西,但是在回答的过程中常常仅围绕提问者的留言,于是产出很差。既然有机会,我也去倾倒一些负面情绪。写一大堆悲观消极的话,又绕回来加了一句:都是我自己的情感,但是想找个人说。主理人读完以后大概气得不行,回复我说:自己的生活自己过。

后来直到今天,我肉眼可见的整个圈子的氛围就有改变。主理人自己分享好的内容和感悟,发光发热,有一大堆追随者。

据说互联网上的写手,能不断把倾诉者的留言转化为自己养料的只有连岳和木子美(做个乌鸦也好)。

我的感受不再那么纤薄了,能感受到的东西开始多起来。我最近才慢慢体会到自己不必这么沮丧地活。2021年上半年我还是个腐烂的人,在漩涡里,挣扎只是加快腐烂的进程。下半年才有趋势的转变。

都是橙子展示、呈现给我的,至于我愿不愿意学,能不能学到那是我的事情。比如之前我会把邓子、古翼、爸爸当作救命稻草。在之前还有章鱼。

我不再愿意声称割舍章鱼是情非得已,那是我主动选的,我就该这样。下一步我还要把其他人也淡忘,我不能总是做一个弱者。这种心智上的成长,进度是需要我赶出来的,被拖着往前走不太行。

我觉得自己应当乐观。自我上了初中以后,我的内心,我的精神,我的思维已经很久没有像现在这么清晰。

我开始能一点点沉下心来化解。我感觉很孤独。孤独真的非常重要,没有孤独的话想干点儿啥都费劲。

橙子同学留了好多念想给我。我且先用着啦。用完再去找她要哈哈哈。

我需要花点时间把橙子是谁梳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