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想起你、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感到有很多温暖流向我。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但我确信,每一束光,都照亮一处黑暗。

正如想起妈妈的时候,和妈妈在一起的时候,我感受到混乱、迷茫、压抑、痛苦、破碎、矛盾、挣扎。我感到窒息。我感到阴云密布,笼罩在我世界上空。

妈妈,我感受不到你的存在。我只感受到仿佛被奴役的冤魂厉鬼在向我索命讨债。

我需要找点事情,找些人来挡住这些体验流向我。对于心有恐惧的人,总需要些无谓的信仰。我并不知道在过去那么多年里被恐惧驱使的我如何度过。现在,似乎我终于能够镇静下来看看自己。

我开始理解我的动机,我的胡言乱语,我的想法,我的心思。在第一次的时候,是我一个人支撑着;第二次,是邻居家的那个小女孩支撑着我,成了我的心灵寄托。

我不该生怯的,我不该露怯的。依恋你,喜欢你,并不单纯。我只是想通过你抵达不安来袭。我想面对这点,我想正视这点。我不想再逃了。

因为无论是你,还是谁,都将只是在我恐惧的滤镜之下,我寻求的一份庇护。对任何人都没有意义,我只是在造孽。

不应当这样的。这对你不公平,对我有没有任何好处。

我不再期待你能理解我。我只是希望自己能明白,不要失去意识。

我不知道已经无意义地重复多少次。每一次重复都在逐步接近真相,也都有意义。从模糊到清晰,每一步都在向前。

我在成长,我也不该奢望你为我的成长而感到高兴。

你我各有各自的道路,山高水远。终究山水不相逢。

你我各自在各自的人生里各司其职,各安其位,这也算是一种圆满。

异位不是一件好事。因为不正。本来我就是一个歪的,我正在一点点纠正自己。我希望你帮我板过来的,你不许被我带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