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声音告诉我要阻断对程钦的倾诉欲。对于我们之间能形成高质量的关系,我不再抱有信心。记得石怡说,成年以后,每个朋友她都很珍惜。失去一个就少一个,很难再结交到新的朋友。昨天我给程钦发了一条消息:「哈哈哈。我的意思是,如果我说的东西,你不想听,请告诉我。俺就知道和你说会让你为难的。我边界意识很弱。要是打扰你请让我知道。好不。」

大概意思是说:谢谢能够认识你,可我觉得我结交不到你。我准备放弃。

我没有收到她的回复,也没有意愿收到她的回复。前段时间我就一直提醒自己要从关系里抽离。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不能把自己珍贵的情感分享给一个应付我的人。这并非否认程钦,只是随着人和人之间慢慢熟悉,我对她了解更多,对相处没有信心——虽然我们之间也没有什么共同经历,也没有相处过什么。

本来我2021年就想着消沉度日,不想做什么事情,也不想认识什么人。觉得一个人默默呆着就好。

我需要不断梳理自己的知识树,梳理自己的关系网络。很多信息过了一个时间节点就不再重要,很多人消失在茫茫人海。

遇见程钦以后,我才明白,邓子对我来说是多么重要,古翼对我来说多么重要。阿哲对我来说多么重要。我不能和无关紧要的人分享时间。

我不再看好我和程钦之间的纽带,这是我的理解,也是我的判断。程钦有自己的想法,并且认准自己的选择,优秀、强悍又独立。而我喜欢懵懂、无知又纯真的人,程钦很好,可她也永远丧失了这种可能。

一个人在成年以后依然能保持懵懂、无知、纯真、轻信他人并不容易。无非是他把自己保护得很好。为了保护我自己,我需要离程钦远一点儿。

我放过程钦,不叫她为了回应我而浪费心力;我放过自己,不让自己的信任被辜负。

你好我也好。情出自愿,事过无悔。各奔欢喜。

我需要在关系里周旋,我需要在关系里被疗愈,我需要在关系里得到我想要的。可是能治愈我的另有其人,不是程钦。就像她个性签名里所写的那样:「Find a way to get along with myself.」我需要有人成全我,但那个人不是程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