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钦没有摆渡我什么。她是一个陌生的人。我对她一无所知。只是因为我心理能量太低了,被牵着走,是我没有守好边界。

因为我的心在邓苦苦那里。离开了邓苦苦,我到哪里都是一个溺水的人。我心甘情愿把自己安放在邓苦苦那里。邓子是我的起点,也是我的终点。这样也算有始有终了。

只是,流水也许会绕路,但绝不会停下来。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见到邓子。我也非常想念张钰晗。

可结局还是,我叫他们都滚蛋。

一切都是妈妈的错。当我不再和妈妈纠缠我就解脱了。

邓世旋和我一样,都是弱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