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心里为橙子播撒了一些很美好的印象,那并不是她带给我的,而是我希望她活成那样。觉得2021大抵也就这样,索性陪她走一段路。我不知道她明不明白。

我明白失去一个人的苦楚。我知道离开了张钰晗我就会这样。只有时间能让我走出来。不知道幸运还是不幸,出现了程钦。

我找不到和她之间的共鸣点,让我们之间是平等的。而看起来她永远在高于我的水平线上同我对话。对于习惯了低姿态、示弱的我来说,要过滤的就是这样的人。

虽然这样,我还是喜欢橙子。可是对橙子动心是不对的。橙子又让我动心,所以我得离橙子远一点。

我的心是邓苦苦的。谁能安住我这颗心,我的心就是谁的。

我的朋友能安住我这颗心,我的心就是我的朋友的;

我对橙子动心的时候我才发现我没有心。我的心还在邓苦苦那里搁着呢。

2017年,邓子和我都读高中三年级。

我觉得,我和程钦之间没有什么可持续的东西。我说不高兴的事情给她,她安慰我。对我没有意义和价值,对她来说耗费心力。

我说我喜欢的电影和书籍给她,她用一堆大白话讲给我她自己的理解。我不愿意听。

我们之间也没有什么共同的经历和爱好。我没法为她提供什么情绪价值或者任何其他。

我觉得程钦不是一个好的恋爱对象,也不适合做朋友。

都是过客,干嘛瞎惦记着呢。

情出自愿,事过无悔。一路向前,不问前程。

其实我一直都想要捋清楚 姐姐、妈妈、张钰晗、邓世旋,这四条时间线。我被困在混乱的时间秩序里面出不来。我不想再生事端。我不愿意被卷到程钦这条时间线里面,我会被耗死的。

先把张钰晗推开了,然后跟妈妈之间也不再纠缠。现在告别橙子。之后我还得把邓世旋忘了。

造孽的我呀,为什么就是不愿意给自己安宁呢?

我还敢随便动心吗?我还敢随便茫然四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