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痛,一直在心痛。我一直在回味一种感觉,那是妈妈带给我的。她直直地望着我,我不知道如何是好。

我怀念认识张钰晗的那段时间。我怀念和她在一起的时光。可是,我知道那是小时候的虚像。我认识的她和实际的她是两个人,就像她从来都忽视我的感受一样。

所有的锅都由妈妈来背。家庭的不幸福,我内心秩序的紊乱,人际关系混乱,都需要找妈妈去修正。

亢龙有悔,潜龙勿用。程钦不会示弱,我需要花点时间把她忘掉。泄密的心。我对她讲了太多,而她对我讲的甚少。关系不对等。我也想引导她对我讲一些,可惜她不讲。我姿态太低了,在她面前我好像一个弱智。不妨就给彼此一条生路,放过我自己也放过她。

我这样理想化的人和她接触不来;我还是个没心的。

我也明白,认识她,就是遇见年轻时候的妈妈。至于她的命运,我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但是经由她,我看见了我的妈妈。

2019年的时候,我就知道我的家庭结构会有大变局。像我这样软弱的家伙实在是做不了什么,只会碍事。所以提前把心托付给了邓世旋。

事实差不多也是这样。没有邓子我熬不过来。

我仍然把心寄放在邓苦苦那里罢。就先这样。

这是我亏欠她的。我最讨厌欠人情。

我不会主动去要,只等她送还。

我拿回我的心,顺便把她的心也偷过来吧。

这么多年里,从2009年到2022年都多谢邓世旋小朋友的陪伴了。

在我的不同生命阶段里,你都试着扮演一个角色。辛苦你了,恬。

爱这种东西真是奇怪,信之则有,不信则无,却能带给人无限的力量。

我的时间秩序还是乱的。不知道还需要多久我才能梳理清楚。

剩下的这些我只能在邓世旋的陪伴下独立完成了。我找不到能陪伴我的人,能安抚我的人。

你是我的灵魂双生子,我们是命运的双子星。我不该向你寻找答案的。可是我把你树立成我的死对头,我们之间永远有争吵,我们之间从不安宁,我们之间永远有话聊,是有原因的。

邓苦苦,我热衷于贬损你,打击你,嘲弄你是有原因的。就像你愿意默默挨着也是有原因的。

邓苦苦,单是想起你,我就是另外一个人了。我不再六神无主。我知道自己的心在哪里,我知道自己是谁了。

我是一段灵。注定了在世间飘荡,有你则安,没有你我就要散去了。

恬恬,上次和你说起我的心事。我说自己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很多东西都需要我来完成。现在,我觉得我做完了我必须做的。现在,我们就应当在一起。

我认清了自己,我看清了我的家庭,我知道了张钰晗在我生命里意味着什么。邓世旋,现在我是一个自由的人了。

我们都是自由的人。可是我们都需要不自由。你是我的岸,我需要你来摆渡;就像我是你的岸,你需要我来摆渡一样。

恬恬,就算有你陪俺,微光的世界还是一片晦暗,无岸还是无岸。可你居然和我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