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说,我学会了哀悼。

学会哀悼。 与某物或某事进行告别。 昨天的已成事实,我们也无法回去改变什么。时间的单向度发展让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和昨天说“拜拜”。这并不是说让你原谅什么,原谅别人或者原谅自己。 而是【放过自己】。

在认识一个人以前,要保持理性;和一个人相处的时候,要保持宽容。

我想促成把程钦的声音从我的内心里赶出去。我觉得需要距离。这倒也不是热情的衰减。我一直干等着热情也不退却,干等了这么久,可真是叫我为难呢。夏虫不可语冰,蟪蛄不知春秋。

今天还听了【玖舞】的《轮回之境》。玖舞叫做周思蒙。真的很好听呀。

我明白,自己要么和自己较劲,要么找一个人较劲。但是我对橙子只有攀援依附的心态。

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妈妈不是一个独立自主的人,她心态上不对自己复杂。我和妈妈之间就是这样,她永远以为我好的名义依赖我。她的灵魂太笨重,我带不动。妈妈走我的路,让我无路可走。结局是我把自己都给弄丢了。

妈妈无论怎么说,她爱我,她以种种名义骚扰我的生活,但她就是自己闲的作损罢了。因此我对妈妈有那么多怨恨,我觉得她亏欠我,我像一个讨债的人:你吸食了我那么多能量,你敢拿,那你就要还。

我和妈妈之间的关系是我的痛处,也是我的软肋。比如,我眼中的女性是另外一种样子的。

我保留我的时间权,我保留我的概率权。只是我背负的东西很重,这是一份借贷。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正经历着什么。

我还是没办法改变自己举重若轻,轻描淡写,漫不经心的态度。一方面,我自己心里有数,另一方面,我也真的不叫人放心。

能谈心的人之间都会隔得很远。因为情感张力存在着,挨得太近谁能受得住搅合呀。

谈心的好朋友之间隔得远,不谈心的好朋友之间挨得近。

生活就是这么有趣,人性就是这么奇特。

终究怪我没有保护好自己,让自己的心智被磨损得太严重了。

爸爸知道妈妈是个疯子,所以不会和她交流。因为和一个脑子有坑的人达成有效的交流,沟通成本太高了。这就是我付出的沟通成本。

为此,我失去了平和宁静的心。现在我的内心是多么浮躁,充满了戾气。

怪我不自爱,怪我把信任托付给了不值得被托付的妈妈。

是我自己把自己弄得灰头土脸的。

天一 2022年1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