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一个人是我的事情,却不是我能控制的事情。我喜欢程钦,这份喜欢能被承接,就越用越多;不被回应,就越用越少。用完了也就罢了。我并不懂得如何经营。我只是任其自然,人和人之间感情好,那就好着;不好,也就随它散了。

我和程钦说,她经历过一段痛苦的时间,她安慰我,只是不希望有人和她一样罢了。另外一个点我没有戳出来:她想安慰的,是那个更以前的遭受伤害的她自己。

这是我的想法,我的感受,我的判断。我顺着自己的感觉走,因为我没法一直抵抗自己。

这是第一个小朋友的我。我没法妥协、勉强、迁就,我只能做自己。

我知道和章鱼绝交以后,我的世界会换成另外一种。这是我所寻求的,也是我想要促成的。我的世界正在天翻地覆改变着,至于变成什么样子我也不清楚。我知道我不能停下了,可是,就这样躁动着,我也一样一无所知。等待静息状态的时候,我才能知道我变成什么样子。

恬恬问起我的时候,我说:人和人之间因为所处环境和成长经历的原因,裂隙太大,有时候是没法包容和成全的。不如任其自然,不必勉强。2022继续前行,正心诚意,坦坦荡荡,大大方方,从从容容,不骄不躁,不紧不慢。把握好自己的节奏。

这算是我给自己一个交代。因为恬恬就是我,我就是恬恬。这是灵魂双生子的意义。

原来孟维民也读研究生了呀。她居然学会了吐槽。成长了呀。

我喜欢李韵锋的那条时间线。我一直都没有忘记他。我知道天上有一颗星星是因为他而闪烁着的。

因为我能记录自己的时间,我不会被无意识的念头带着走太偏,太久,所以,一些成本我支付得起。

我最近总能在朋友圈看到吕爽、吕静、吕敏的动态。她们姐几个还不错。不知道吕爽今年多大了,她和小姐夫有没有要孩子的打算。吕静福薄,她和大姐夫身上都流淌着家族业力。

吕敏是二舅妈的女儿。吕彬,他们兄妹俩都是被舅舅舅妈养起来的人。

还有一位公众号创作者,我一直觉得是宁财神,「半夜叫喳喳」。他消失即将满一年了。

和菜头花了50块钱收购了宁财神600w+的微博账号。《武林外传》一直是我童年里的乐趣呀。

【一个人无法同时拥有青春和对青春的感受。】

我需要生活里一段时间没有程钦,我才能知道程钦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

突然想起约翰·康拉德《黑暗的心》:Nothing. 我总觉得,康拉德船长来到了「无我」之境。

浪费了这么多时间成本,无非是想把妈妈是怎样的人给照出来。

就这样吧。有很多亲人,很多朋友,很多伙伴,心里都惦记着天一呢。天一也不愿意爱他的人因为他而受伤。

天一2022年1月14日。上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