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回家,我已经不再那样虚弱,奄奄一息了。我慢慢变得有活力,就开始折腾。希望自己变好,也希望和我有关的人变好。

折腾,需要契机,这样才可以切入。彼此相安无事,自然是好。可我并不愿意相信这表面的和平。从南宁飞往哈尔滨,再回到我居住的小镇。首先在爷爷家度过了沉重、压抑、窒息的几天。我不知缘由,只是空气中弥漫着疼痛的气息令我不堪重负。

回到家,我如此猝不及防。妈妈欢喜的告诉了我这件惨烈的事情:松然和人打架,吃了官司。一瞬间暗流汹涌,积蓄了多少年的混乱显露无疑。我要一点点理清,给自己一个机会,挽救败局。

有许多艰难的对话。妈妈控诉,咒骂,下跪,磕头。这些都无关紧要。我的意思是,我们是一家人,有什么事大大方方的说,没必要藏着掖着,我不相信有什么说不清楚。

我也有去问爸爸,养孩子到底为了什么。养一条狗,不是比我好许多吗?这是粗暴的求爱的方式,我只是想去寻一份坚定的支持。

昨天对章鱼说了过分的话。毕竟,是想要推开的人。如果不说得那么难听,还要一滩浆糊好久。这样清爽一些,对彼此都有好处。我无意于造成伤害,仅是觉得不同趋势里的人,没有必要混在一起。

人生还有很长的路。我感谢自己拥有勇气去表达自己。

我内心好吵。好混乱。需要安静。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