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于冲过来了。他请我吃烧烤。我感觉很开心。有人陪我面对面唠嗑感觉很不错。有一个伙伴,有一个能说话的人,真的非常重要。我不能做孤独自闭仔。

今天橙子同学答辩,祝她一切顺利。

昨天于冲说,Mac的好处就是,不会像Windows一样弹出乱七八糟的东西。哈哈。是这样的。

发现办公室的i5电脑居然可以升级win11,而我的老旧笔记本电脑都不能升级,我感觉好难过。我的笔记本电脑硬件居然老旧到这个程度。

每天早上都吃不下什么东西。不知道为什么这样。饥饿让我脑子不那么混乱,感觉很清醒。

换工作是必须要换的。主要原因是我没法从周围的人身上汲取到养分。工作内容也不能唤醒我,让我有激情。整个环境都是不对的,我没法在这种环境里存活。

邓世旋鼓励我说:「自己的选择都是正确的」、「加油」。

任何事情,哪怕你觉得可以直奔主题,直奔终点,但是事实上是,你要经历的每一步都不能少,每一步都不可或缺。

松子之前交给我的几个步骤:找邓世旋,找伙伴。还留给了我一个橙子同学。我是懒得经营关系的。我没有经营关系的能量。我不会经营关系。所以要么死心塌地,要么死心。之前有预感说,我要是再往前一步,我就要把她推开了。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做好失去她的准备,所以就停下来看看自己,看看她是啥样子的人。停下来以后,我想清楚了好多,现在我要继续往前走了。不迁就、不勉强、不委屈、不妥协、不纠结、不矛盾、不挣扎。

后面还留了一句给张钰晗:你根本就没意识到,我和你说对不起,并不是在求和。只是我单纯觉得为此愧疚,需要道歉罢了。而每一次你都觉得我在挽救关系,想要留住你。生命里没有任何一个人我都能继续若无其事、不紧不慢、不骄不躁地活;生命里多了任何一个我能包容下的人,我都活得更精彩。

和张钰晗之间无论过程怎样,以终为始,我就是想要推开她,目的是实现了的。虽然我们之间有那么多年的交情,虽然过后我非常痛苦,但是我知道要切割。我就没办法不那么做。

吉尔·德勒兹:“si vous etes pris dans le rêve de l’autre,vous êtes foutu!”(如果陷在另一个人的梦里,你可就惨了!)

我对橙子同学动心了。2020-2021年间的状态一直都很差。她又恰巧在那个时间里出现,我由着自己心动,到现在已经收不住心了。

程钦让我动心了,所以我的心思总往她那边跑,惦记着人家,感觉我在分心。

我只想抱着小姐姐哭。

我失去了继续模棱两可、浑浑噩噩的权利。我失去了消极度日的权利。我失去了继续做一个糊涂蛋的权利。

是程钦为我带来了转折。之前就是在那个节点里她扶了我一下。

汉娜·阿伦特:当一个人不可诱惑、不可冒犯和不可动摇的时候,她身上就具备了某些迷人的东西。

橙子同学实在迷死人了。

这份工作里遇见的都是讨厌的人。让我烦死了。一群没有边界感,没有敬畏心,没有什么好交流的思想。一群干瘪无趣的灵魂。把我弄得好烦。所以我和橙子同学之间有共鸣。

橙子同学有我所丧失的同理心,平常心,慈悲心,怜悯心,感恩的心,知足的心。橙子同学是个有心人。橙子同学也是我的友心人。

就因为我所处的环境里没有几个我看得上的人,橙子同学才被凸显的如此特别。甚至于,在我的生命里遇见的人,橙子同学也是特别的,独一无二的存在。

橙子同学点亮了我。我不愿意失去橙子同学,我想把橙子同学留在我的生命里。

另外一个方面是,我想要留住的人,我刻意去留的人,我用力想留住的人。我真的能留住吗?我什么时候会想着去留邓世旋?我什么时候会想去留古翼?那些我想留住的人,都被推开了。留不住,带不动。心太累了。

本质上,我推开张钰晗是因为我带不动她。她太笨重了。她不是一个轻盈的灵魂。不妨割舍放弃吧,要不我也很狼狈。

本质上,是我对妈妈还没有死心,我将我们之间的剧情、模式蔓延开到了不相干的人和事情上。

橙子同学让我内心充满了想法和感受。是橙子同学让我如此折磨吗?不是。我只是遇见了橙子,她没有做什么,说什么。却让我内心开始浮动。我们之间有化学反应。所以程钦是一个有趣的灵魂。要是程钦不能带给我这么多感受,我就不会留意这么多。

程钦为我的生命注入了一股新鲜的活力。

我们之间的故事并不会结束,这只是开始的开始。

我醉欲眠君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

天一 2022年1月4日。上午 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