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钦带给了我很多力量,我觉得自己在程钦面前有优越感。 这种优越感何来呢?我有生命中遇见程钦的幸运,可是程钦就没有遇见程钦的幸运,因为程钦就是她自己。我觉得程钦应当羡慕我。

今天忽然想起程钦,她拥有了一副样貌。之前很长一段时间里,我的世界只有破碎的人影。而今天脑海里突然出现程钦的样子,我想起了还在上高中的越越。越越是男孩子,可是程钦拥有和越越一样野性的生命力和不受羁绊的心。

天一太过于幼小和稚嫩,经历了太多伤害,又在太多时间里选择了逃避。对于天一来说,现在还是童年时代。童年追求的并不是秩序,而追求混乱。这在成年以后可以变成想象力,创造力、活力,更多的可能性。天一不想做一个被束缚的人。但是,天一已经没有太多时间和机会可以浪费,只有野蛮生长,才能把之前错过的进度赶回来。

天一需要明白一件事情,我身上背负着许许多多的重托。来自于认识我的人,来自于过去曾活过的我。

天一在慢慢复苏。而天一之所以能醒过来,程钦帮助了很多。程钦说她经历过很多很多独处的时光,她是一个孤独的人。依照我的感受,我觉得越孤独的人越有生命力。程钦是一个非常鲜活的生命。

天一是个「灵」,天一永远在走神,因为天一没有边界,容不下自己,没有身体。天一很长时间里都经受着灵肉分离的痛苦。

我脑子清醒以后才明白,自己和邓世旋之间全部的纽带都来自张钰晗。而我和张钰晗之间的关系断了,我们之间就不再有关系了。之前我总喜欢越过这点和她接触。但是我觉得应该算上这点,我要记着边界,避免自己越界飘过去。

天一内心里面还是隔着程钦,因为程钦让我内心欢腾。等我内心平复下来,我才放下对程钦的阻隔。我不想这个女孩子让我迷失自己,即使我非常喜欢她。但是迷失了自己,我损失太多。太亏。

天一经受的伤害实在太大了,由于内心混乱,又犯了很多错误需要弥补。我已经感到疗愈,可是痊愈需要时间,我耐心等待为好。不骄不躁。

天一人生连续性的断裂已经梳理的差不多,但是,天一之前的种种习惯,性格,思维方式、兴趣爱好我还不了解。

我能感受到幻觉在慢慢退散。以前的联觉也慢慢消失了。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来章子怡的电影《艺伎回忆录》。

想起了小时候和张旭,张洪宇一起玩。在姥姥家,十月一,还有暑假,寒假都是非常漫长的假期,爸爸妈妈帮着农忙,我和小伙伴一起玩,感觉非常开心。我感到对自己失望,我觉得自己已经不再像当初那样了。

我还想起了于立静老师,我的初中语文老师。她肉肉的,张钰晗叫她果冻老师。听说现在已经不允许私立学校(民办学校)了,不知道她下一份工作到哪里。

我还想起了陈雪老师,她开始在一二年级是我的班主任。后来不再当老师,去做家具生意了。

不知道覃晓菊去干嘛了。大学快毕业的时候,我们一起参加海天味业的面试。我非常后悔自己多管闲事,对不相干的人的事情指手画脚,好像一片热心般,这样非常讨厌。

我还能想到孔德成老师,他没有做我多久的班主任。但是他向我投入了很多关注。

人生海海,山山而川。通过菜头叔家的APP「图友」认识的云南姑娘张婉莹有一段时间个性签名用这段话。她现在还在西班牙康普顿斯读书吗?是不是已经找到工作了?记得上一次她还在微信里发代购,不知道是不是已经有固定的收入来源了呢?

我不喜欢现在工作的环境,这里没有人能够带给我启发和唤醒,无法产生思维的火花。我觉得自己在这里呆着就是浪费时间,浪费生命,浪费精力。我讨厌这样低效的、迷茫的自己。

正如我爸爸所说,我们家的生活本来不错,结果被妈妈搅得一团糟。有时候我也非常好奇:爸爸娶妈妈回家,难道不是为了过日子吗?小日子一起经营,过得有声有色多好啊。非要沉溺于过去,将原生家庭的阴影带到之后的生活里,妈妈就满意。这就是妈妈想要的结果。而爸爸麻木得丝毫意识不到大祸临头,不想着如何度过劫难,反而还要善待妈妈。妈妈就是一条毒蛇啊,爸爸根本兜不住妈妈黑暗的死能量。只能我来背。我用我的内心秩序,我减寿来背负承担。我用我的未来换。妈妈一点都不心疼的,她只知道破坏和摧毁。

心里面有了疙瘩,想事情看问题都带着滤镜。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我不想这样的。这不是我想促成的局面。

我的记忆忠实地令人心惊地记录这一切。只要我想将那些深埋的记忆提取出来,我脑海里就能浮现出相关的画面和场景。这是我的天赋吗?是这些绊着我的心,让我如此纠结痛苦挣扎矛盾吗?此刻和过去已经是两个不同的时代了,物也非,人也非。两两相忘,为什么不大步朝前,快意情仇呢?

无法想象什么时候我的心乱成了这个样子。我和这个世界的直接联系断了。无论我朝着哪个方向走,走多远,妈妈都会挡住我的去路,告诉我她眼中一个悲观消极的世界,让我止步不前。一个人怎么能如此狭隘,还将这种可悲带给自己的孩子呢?一个人怎么能如此恶毒,如此可恨呢?妈妈,天一不仅仅对你感到失望,天一还开始恐惧你。你在害天一。你在酿成大祸。天一快跑。

明天上班要和领导提离职。明天宣璠璠不会去上班了。明天于冲过来。从明天起我要开始准备新的生活阶段了。我不知道自己会在这边呆着,闲几个月还是做点项目,或者在这段时间里学习一点东西,然后去投简历。不管怎样,我都开始在自主选择了,这对我而言是巨大的进步。我开始尝试着去主宰自己的命运了。

旅程才刚刚开始。

天一2022年1月2日。晚 23:03